荔枝视频app

咨詢投訴

工作報告

關于我們

商务部12335一站式服务平台利用12335热线(35 谐音商务)、网络(mhomupe.com)、线下活动等渠道免费为我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信息咨询、企业在境外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投诉、人才培育基地建设、小微企业创业支持等一站式服务。

聯系方式

電話:010-12335
郵箱:mhomupe.com
網址:mhomupe.com

在線調查

您对本网站的内容服务设置是否满意?需要作出哪些改进?欢迎通過上述聯系方式向我们提出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

2019-04-15

 中國外經貿企業服務網 > "一帶一路"與出境展覽
?

構建“一帶一路”倡議實施的多元融資機制研究

2017-11-14 08:26:15  来源:商务部外贸发展事务局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訪問中亞四國和東盟期間,先後提出了“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並在201312月召開的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上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關于“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中進一步明確提出:“加快同周邊國家和區域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形成全方位開放新格局。”“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是時代的要求,是把快速發展的中國經濟同沿線國家利益結合起來,利用中國自身發展優勢實現自身發展的同時,帶動其他國家乃至世界經濟發展的偉大創舉。

亞洲開發銀行(簡稱“亞開行”)在2014年發布的《亞洲發展展望報告》裏面指出,雖然亞洲區域的經濟增長速度有所放緩,但其仍然是全球主要國家中增速最快的區域,尤其是該區域主要經濟體正在執行的改革措施將繼續推動該區域領銜全球經濟增長,因此亞洲區域是實行“一帶一路”倡議的重點。

經濟的快速發展需要相應的配套設施,然而目前亞洲國家在基礎設施上依然存在巨大的不足。根據亞開行的預測,2010-2020年亞太地區對基礎設施的需求高達8萬億美元(見表1)。基礎設施的建設是支持經濟發展的重要保障,也是實現“一帶一路”倡議互聯互通的基本要求,而基礎設施的建設需要巨額資金的支持。

1   2010-2020年亞太地區基礎設施投資需求單位:百萬美元

部門

新增需求

維護更新需求

合計

電力

3176437

912202

4088639

電信

325353

730304

1055657

移動電話

181763

509151

690914

固定電話

143590

221153

364743

運輸

1761666

704457

2466123

機場

6533

4728

11261

港口

50275

25416

75691

鐵路

2692

35947

38639

公路

1702166

638366

2340532

供水和環衛設施

155493

225797

381290

環衛設施

107925

119573

227498

供水

47568

106224

153792

合計

5418949

2572760

7991709

數據來源:亞洲開發銀行研究院:《亞洲基礎設施建設》,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2年第一版,第112

 

“一帶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的资金需求主要集中在以下几個领域:一是通信、供水和環衛設施等基础设施领域。沿线的中亚、东南亚等国家的基础设施较为落后,对基础设施的新增需求强烈。二是交通、港口等跨境通道领域。“一帶一路”的畅通需要提升鐵路、公路、管道等通道能力。三是能源、资源领域。“一帶一路”跨越的地区能源和资源丰富,特别是中亚、俄罗斯等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矿产、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开发潜力巨大。“一帶一路”沿线国家虽然经济发展迅速,但是差异较大,一些国家市场制度不完善,在这些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存在资金需求量大,投资回报期长而且未来收益不确定的问题。与此同时,“一帶一路”沿线国家间目前跨境金融合作的层次较低,大部分的贷款集中在油气资源开发,管道運輸等能源领域,其他领域未能从中受益。因此,为了顺利推进“一帶一路”倡议的实施,为“一帶一路”沿线特别是亚洲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我们需要对融资进行总体的规划,构建以丝路基金为引导,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为重要支撑,以国内政策性银行、国内商业银行以及民间投资机构为主要基础的多元联动的融资机制。

一、          充分發揮絲路基金的引導作用

201411月,在加強互聯互通夥伴關系對話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發表了《聯通引領發展夥伴聚焦合作》的重要講話:中國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1]。絲路基金成立的初衷是爲“一帶一路”服務,主要使命是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基礎設施建設、資源開發、産業合作等有關項目提供投融資支持。絲路基金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它的包容性和多元化可以爲“一帶一路”倡議實施提供豐富的融資渠道和方式,可以吸引有資金實力、有知識和管理經驗的銀行和投資機構參與,多方彙聚就可以優勢互補,博采衆長。絲路基金的定位是中長期的開發投資基金,注重合作項目,更注重中長期的效益和回報。不同于以往股權投資7~10年的投資周期,絲路基金的投資期限能夠到15年或者更長的時間,可以滿足一些發展中國家中長期的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需求。絲路基金首期資本金100億美元(首期注入的資本爲美元,這主要是便于國內外投資者通過市場化方式加入進來,外彙儲備通過其投資平台出資65億美元,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中國進出口銀行、國家開發銀行亦分別出資15億、15億和5億美元[2]。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不斷推進,相信會有更多的資本進入。

2015420日,丝路基金、三峡集团及巴基斯坦私营電力和基础设施委员会在伊斯兰堡共同签署了《关于联合开发巴基斯坦水电项目的谅解合作备忘录》(以下簡稱《諒解備忘錄》),該項目是絲路基金注冊成立後投資的首個項目[3]。根据《谅解备忘录》,丝路基金将投资入股由三峡集团控股的三峡南亚公司,为巴基斯坦清洁能源开发、包括该公司的首個水电项目——吉拉姆河卡洛特水电项目提供资金支持。電力行业是巴基斯坦政府未来十年发展规划中优先支持的投资领域,丝路基金首個对外投资项目落地巴基斯坦的電力项目,标志着丝路基金开展实质性投资运作迈出了重要一步,而“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是“一帶一路”建设的旗舰,表明丝路基金服务“一帶一路”建设的使命。从项目运营管理模式来看,卡洛特水电站计划采用“建设—经营—转让”(BOT)模式運作,于2015年底開工建設,2020年投入運營,運營期30年,到期後無償轉讓給巴基斯坦政府;從項目融資方式來看,絲路基金投資卡洛特水電站,采取的是股權加債權的方式:一是投資三峽南亞公司部分股權,爲項目提供資本金支持。在該項目中,絲路基金和世界銀行下屬的國際金融公司同爲三峽南亞公司股東;二是由中國進出口銀行牽頭並與國家開發銀行、國際金融公司組成銀團,向項目提供貸款資金支持;從控制風險方面來看,通過股權加債權的方式,一方面可以通過股权锁定长期投资的高额回报,获取一定股份,参与公司治理,提高投资收益的确定性,另一方面可以通過债权获取优先清偿权,有助于控制风险。絲路基金不是援助性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逐利的,因此絲路基金在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同時要評估項目的風險,平衡好風險和收益之間的關系。

然而,就丝路基金目前的设计规模来看,即使不断加入新的投融资机构,其资金也难以满足“一帶一路”沿线上万亿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需求,因此我们有必要充分發揮絲路基金的引導作用,为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以及国内政策性银行、国内商业银行以及民间投资机构等投资指引方向,通過不同方式吸纳调动各方资金,服务一帶一路建設。

絲路基金的資金是政策性質,象征性和號召力較強,因此当丝路基金决定投资某一项目时,就为外界传递一种积极的信号,这时商业资本的逐利性和风险规避性决定了当其发现这一项目有政府保障而且有利可图的时候,商业资本就会参与项目投资,这样就可以吸引国际金融机构以及商业性金融机构参与进来。丝路基金还可以通過吸纳境内外资金支持战略开发项目,充分依托政府信用,向境内外金融市场发行“一帶一路”倡议专项债券,引导外汇储备、社保、保险、主权财富基金等参与“一帶一路”投资。

 

二、          充分重視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支撐作用

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在促进全球基础设施建设、保障经济发展方面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现有的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当中,能够为“一帶一路”沿线国家特别是亚洲区域提供融资支持的主要有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融资有超过40%的資金用于基礎設施方面,其中17%用在了交通運輸领域、16%用在了能源和采礦領域、11%用在供水領域等。但是,世界銀行的貸款重點服務于全球的減貧工作,存在許多的限制性條件。另外由于資金有限,世界銀行對亞洲地區的扶持力度十分有限,僅有大約1/3的貸款流向了亞洲地區而且資金流向分布很不均勻;亞洲開發銀行的法定資本是1638億美元,其贷款和救助着重于社会领域、扶贫开发以及能源环保等方面。虽然每年筹集资金的60%被用于基礎設施建設,其中交通、通信占比爲24%,能源占比27%,其他基礎設施建設占比9%(黃梅波,2015),但這也遠遠不能滿足亞洲地區每年8000億美元投资额度的资金需求。

“一帶一路”倡议的核心是通過基础设施的建设实现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互联互通,但是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亚洲国家无法独自承担,因此需要特定的开发性金融机构为其提供资金。2013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同印尼总统苏西洛举行会谈时提出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的倡议,主要目的是为了促进亚洲地区的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进程。“一帶一路”倡议的实施与亚投行的建立是相辅相成的:“一帶一路沿线的亚洲国家是亚投行具体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支持的重点和关键。亚投行的运行可以有效地支持中国制造业企业对“一帶一路”沿线国家进行投资,一方面促进这些国家制造业实现技术进步,另一方面也可以优化中国的产业结构并促进制造业升级换代;亚投行的建立可以增强解决国际经济和国际金融治理失衡问题的可能性,也可为推动人民表撋为国际结算主要货币并最终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奠定基础;亚投行的建立不仅可以为“一帶一路”建设提供资金支持,还可以发挥多边合作的优势,为各成员国提供一個沟通协商的平台,減少政治協調成本,提高亞洲地區國家之間的政治凝聚力。

亚投行是一個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按照多边开发银行的模式和原则运营,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設。据财政部网站显示,截止到2015415日,有57個國家正式成爲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其中亞洲34個,大洋洲2個,歐洲18個,非洲2個,南美洲1[4]2015629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以下簡稱《協定》)簽署儀式在北京舉行。財政部長樓繼偉強調,各國簽署《協定》後,還需經本國立法機構批准。年底之前,經合法數量的國家批准後,《協定》即告生效,亞投行正式成立。亞投行的法定股本爲1000億美元,初始法定股本分为实缴股本和待缴股本。实缴股本的票面总价值为200億美元,待缴股本的票面总价值为800億美元。目前总认缴股本为981.514億美元,原因是個别国家未能足额认缴按照其GDP占比分配的法定股本。中方認繳額爲297.804億美元(占比30.34%),實繳59.561億美元。按现有各创始成员的认缴股本计算,中国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26.06%。當然隨著新成員的不斷加入,中方和其他創始成員的股份和投票權比例均將被逐步稀釋[5]

众多非亚洲国家积极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特别是区域外发达国家的参加,可以显著的提高亚投行的资信等级,从而有利于放大资金的杠杆作用,提高可用资金的规模,为“一帶一路”倡议的顺利实施提供资金支持。亚投行的治理結構、組織安排以及運行機制等都還沒有最終確立,這就給我們學習和借鑒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現有的開發性金融機構豐富的建设、运行和管理经验提供了时间和空间。亚洲区域国家之间差异较大,为了更好的为“一帶一路”倡议实施保驾护航,亚投行必须从中国实际出发,在学习借鉴亚开行等金融机构经验的基础上建立具有科学性、规范性和透明性的专属银行。在融资支持方面,亚投行可以借鉴亚开行的运行经验。比如在中亚区域经济合作计划中,亚洲开发银行作为一個依托平台,联合了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伊斯兰发展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以及世界银行共同为优先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建立了一個超国家的融资联盟。因此亚投行也可以联合其他可能的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为“一帶一路”建设的具体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这一方面可以极大地减轻成员国的财政压力,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国家利益之间权衡的可能性。在管理体制方面,亚投行可以采用类似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方法,引进内部区域性体制,下设几個控股的子銀行,以独立法人身份存在,形成事業部與區域性合作子銀行相结合的模式。母银行对子銀行相对控股或绝对控股,并为他们提供担保,而子銀行则可以在整合相关国家资源和股东的基础上,对具体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进行发债和投融资操作。在业务发展和运行机制方面,亚投行建立之后可以以东盟地区为起点,在中国南宁设立支持东盟发展的“中国东盟合作开发银行”,在“一帶一路”倡议的指引下,最大限度的在这一地区开展业务,进行基础设施投资。这样一方面可以促进东盟国家的经济增长,强化东盟对亚洲经济的拉动作用;另一方面可以积累项目投资运营的经验,为以后扩展业务到亚洲的其他国家奠定坚实的基础,积极有效的促进亚洲基础设施的建设和互联互通的实现。另外,亚投行也可以充分发挥平台协调作用,推动中国和亚洲区域的其他国家建立一系列双边合资的基础设施发展公司,然后亚投行再把资金一次性贷给平台公司,使之成为借款主体、实施主体和监管主体,形成贷款和建设皆为当地服务的模式。

亚投行由于其自身股权的多元化,可以体现“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合作理念,在一些多边项目或者较为敏感的项目中更容易为各方所接受,更适于参与推动重点项目的前期筹备和融资启动工作,因此我们要充分重视亚投行在“一帶一路”建设融资中重要的支撑作用。

三、          充分認識國內政策性和商業性銀行以及投資機構的基礎作用

“一帶一路”沿线国家数目众多,在这些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不仅需要巨大的资金,而且需要有专门的海外项目投融资的知识和经验。

国内政策性银行的资金为政策性质,国家信用担保,并且本身资金实力雄厚,可以对大型、长期的项目提供融资服务。虽然政策性银行的境外服务网络不多,但是其合作代理行较多,因此可以通過信贷产品的发行为“一帶一路”融资服务。如2014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对“一帶一路”周边29個國家累计贷款超过1200億美元[6],其中向巴基斯坦的能源和基礎設施領域提供了約8億美元融资支持,随后还将为其提供多达十億美元的融资支持[7],这可以有力的促进巴基斯坦基础设施建设,推进“一帶一路”倡议的顺利实施。2014年,国家开发银行向“一帶一路”周边29個國家累计贷款超过1200億美元[8],目前國家開發銀行已與世界69個國家和地区的100多家区域、次区域金融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在中长期投融资方面具有显著优势,可以为“一帶一路”基础设施的建设提供有益支持。除了本身的项目贷款,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还应该积极的支持有实力的中国企业“走出去”,为企业开展对外投资提供贷款支持,帮助企业进行项目的建设融资。

商业银行的信用较好,筹资能力较强,对于“一帶一路”中的一些大型项目可以采取银团贷款的方式为其提供融资服务,也可以利用自身境外网点众多,牌照比较齐全等优势,为“一帶一路”各种项目和各個企业提供各种金融服务,如可以利用人民币发放境外贷款降低融资成本或者也可以在离岸市场开发新的避险产品,帮助境外企业降低汇兑风险。因此我们要积极发挥商业银行在“一帶一路”倡议实施中的重要作用。2015年,中国银行将为“一帶一路”相关项目提供不低于200億美元的授信支持,而中国建设银行也已确立相关项目资金需求约2000億元。[9]中国工商银行借助其境外网络优势,如今已经在“一帶一路”沿线的18個國家和地区拥有120家分支機構,並與700多家銀行建立了代理行關系,其在2014年支持的“一帶一路”境外项目已达到73個,总金额达109億美元,业务遍及33個“一帶一路”沿线国家,而且目前中国工商银行已经储备了131個“一帶一路”的重大项目,支持项目投资额高达1588億美元,涉及電力、交通、油气、矿产、電信、机械、园区建设、农业等行业,基本实现了对“走出去”重点行业的全面覆盖[10]

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投”)是中国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在丝路基金首期資本金100億美元中,中投出资15億美元,超过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的出资额。中投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国家角色”,在全球资本布局、海外商业网络等多方面拥有独特优势,推进“一帶一路”建设,要积极发挥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重要作用。

另外,我们还要积极鼓励民间的投资机构走出去进行海外投资,为“一帶一路”建设添砖加瓦。目前中国最大的民营投资集团是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民投”),注册资本500億元人民幣,由中國59家知名的民營企業發起成立,參股股東均爲大型民營企業。2015327日,中民投宣布將帶領數十家國內優勢産業龍頭民營企業,共同在印度尼西亞投資50億美元建设中民投印尼产业园,且投资规模短期内将超过百億美元,主要包括钢铁在内的水泥、镍矿、港口等四大产业项目,这是中民投贯彻落实“一帶一路”国柬摣议、践行企业国际化的最新举措[11]。民营企业在技术、管理、工艺等方面都具有比较大的优势,但是相比政府背景的银行和机构来说,抵御风险的能力较低,因此他们在选择投资项目时会事先对其进行详细的考察、论证,在形成一套比较成熟的投资方案之后才会最终确定投资方案。这样就可以保证确定的项目在一定时间内基本上都能顺利完成,减少烂尾风险,可以有效的推进“一帶一路”倡议的实施。

我们应该摒弃以往参与跨国基础设施援助项目和部分工程承包项目中“政府主导”的观念,以更加“市场化”的运作推动基础设施建設。因此要鼓励民间资本参与“一帶一路”信贷项目,加快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步伐,创新公私合营模式(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簡稱PPP模式)。通過PPP模式既可以在不過度增加財政負擔和不加稅的情況下改善一國基礎設施建設並提供公共服務的能力,也可以有效的“撬動”私營資本參與基礎設施建設,所以在推进“一帶一路”倡议实施中涉及到的能源、水和污水处理、運輸和通讯等部門可充分发挥PPP模式的作用。

 

综上所述,助力“一帶一路”倡议实施的各個资金提供机构之间不是各自为战、相互竞争的关系,而是相互合作、协同发展的关系。为了推进项目融资的有效进行,我们要形成多方联动的融资机制。“一帶一路”建设中的一般项目都需要债权融资和股权融资相配合,在充分發揮絲路基金的引導作用的基础上,由丝路基金联合其他投资机构比如亚投行共同投资股权,中投也可以附加参与一部分股权投资,启动一些本来因缺少资本金而难于获得贷款的项目,然后由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跟进发放贷款,由商业银行为项目参与企业提供银行业务,积极引进民间资本参与项目建设,多方联动,共同促进项目实施,有力的推动“一帶一路”倡议的实施。



[1]http://www.ce.cn/culture/gd/201411/10/t20141110_3878806.shtml

[2]http://www.yicai.com/news/jrtt/2015/04/4609556.html

[3]http://www.mrjjxw.com/shtml/mrjjxw/20150422/68678.shtml

[4]http://gjs.mof.gov.cn/pindaoliebiao/gongzuodongtai/201504/t20150415_1217200.html

[5]http://gd.sina.com.cn/szfinance/zhengquan/2015-06-30/07149694.shtml

[6]http://www.icaijing.com/politics/article1139963/

[7]http://finance.ifeng.com/a/20140904/13065792_0.shtml

[8]http://www.icaijing.com/politics/article1139963/

[9]http://finance.huanqiu.com/roll/2015-05/6374775.html

[10]http://finance.people.com.cn/money/n/2015/0507/c218900-26964202.html

[11]http://money.163.com/15/0424/11/ANVB14CG00253B0H.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