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app

咨詢投訴

工作報告

關于我們

商务部12335一站式服务平台利用12335热线(35 谐音商务)、网络(mhomupe.com)、线下活动等渠道免费为我國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信息咨询、企业在境外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投诉、人才培育基地建设、小微企业创业支持等一站式服务。

聯系方式

電話:010-12335
郵箱:mhomupe.com
網址:mhomupe.com

在線調查

您对本网站的内容服务设置是否满意?需要作出哪些改进?欢迎通过上述聯系方式向我们提出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

2019-04-15

 中國外經貿企業服務網 > "一帶一路"與出境展覽
?

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現狀與成因分析

2017-11-14 08:24:35  来源:商务部外贸发展事务局
 

 

“一帶一路”倡議是習近平同志在2013年出訪中亞和東盟國家時首倡,得到70多個國家積極響應後展開的一個重大開放舉措。其目標是通過加強各方合作,實現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擴大對外合作,從而促進國內改革,服務國內發展。

一、“一帶一路”倡議對推動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意義

2017年舉辦的首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已形成5大類,共76大項、270多項具體成果,涵蓋加大基礎設施建設,提高經貿合作水平,推動自由貿易園區或港區建設等多方面內容。因此,如何把握“一帶一路”倡議最新態勢,對于進一步推動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就具有多方面意義了。

1.有助于促進中國企業“走出去”,爭奪訂單,提升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水平

中國是世界基礎設施建設大國,不僅建成規模大,且建設經驗豐富,建造技術比較適合發展中國家。而廣大的亞洲地區基礎建設則嚴重不足,基礎設施潛在需求大。據Infrastructure for a Seamless Asia2017)報告估算,亞洲452016-2030年間基礎設施投資需求26萬億美元,平均每年需投資17000億美元,其中25個發展中經濟體2016-2020年基礎設施投資缺口占其GDP的2.4%。但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兩家開發機構每年僅能提供200億美元。爲此,201310月,中國决定推动建立资本金为1000億美元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2014年又推動設立了400億美元的絲路基金,2017年決定增資絲路基金1000亿元,其宗旨均在于促进亚洲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目前中國已同20多个國家开展了机制化合作。一批标志性重点项目工程落地开工,如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境内段、中巴经济走廊合作项目等;一批重点项目合作协议顺利签署,如中俄原油管道二线工程、土耳其高铁、匈塞铁路等项目正顺利推进,这些项目改善了沿线國家基础设施条件,带动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據商務部統計,2016年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45.3億美元,相比于2015年的136.7億美元,同比增長6.3%,增速雖明顯回落,但完成合同營業額700多億美元,占同期全國合同营业完成总额近半数。很显然,中國对外直接投资(OFDI)起到了推进中國企业争夺基建投资订单的作用。从短期看,“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投入资金大,建设周期长,成本回收慢,但从长远看,它对提升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水平,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2.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道,有助于中國融入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进行國际产能合作

近几年,随着中國经济进入新常态,钢铁、煤炭、化工等行业产能明显过剩。为此,2015年,我國提出了以“三去(产能、杠杆、库存)一降(成本)一补(短板)”为特征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实际上就是要消除无效供给,增加有效供给。而当前世界经济低迷,已很难支持中國以出口方式化解上述过剩产能。这样加大对外直接投资,尤其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将我國过剩产能输往亟需发展上述产业的沿线地区进行國际产能合作,就不仅具有扩大我國对外直接投资,推动相关配套设备、零部件及维修服务等出口,即出现小岛清式“边际产业扩张”效应,还有助于我國企业融入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进行國际产能合作,延长相关产业生命周期,进而将节约的资源用于产业升级,增加有效供给,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3.有助于规避发达國家投资限制,构建新的國际投资规则

    当前國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大,部分國家经济政策不确定性增加,美、欧、日等发达國家对我國投资特别是國有企业投资的限制壁垒增多,增加了中國企业对外投资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在此背景下,扩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直接投资,就不仅具有规避发达國家投资限制的作用,还有助于构建新的國际投资规则,构建一种具有中國特色的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对外经贸游戏规则,推动沿线國家发展来实现自身发展。这种新的國际贸易和投资规则既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发展,也有利于中國,同时也为沿线國家的发展和赶超带来新的机遇。據估算,中國企业在國外每投入100億美元,拉動當地經濟至少500億美元。

4.爲“西部大開發”找到新的戰略支點

改革開放特別是1998年實施西部大開發以來, 西部地區積極實施趕超戰略,發展步伐明顯加快,但受地理區位、要素禀賦、發展基礎等因素影響,與東部地區相比,仍有很大差距。2016年甘肅人均GDP仍不足2.8萬元,相當于天津的1/4弱。2016年貴州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5121元,僅爲上海的27.8%。在此背景下,“一带一路”倡议将助推内陆沿边地区由对外开放的边缘迈向前沿,有助于西部地区统筹利用國际國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形成对外经济走廊,进一步释放开发开放和创新创造活力。

5.有助于獲取穩定的能源、鐵礦石等戰略資源

    中國是世界上资源比较短缺的國家。據海关統計,中國每年进口的铁矿石超过10億噸,占據全球貿易量的一半以上,進口的原油近4億噸、天然氣上千億立方米,占全球貿易量的20%。而“一带一路”沿线國家则多是油气资源丰富的國家,又处在亚欧大煤带上,其铁矿、有色金屬矿等资源也很丰富。通过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实行资源寻求型对外投资战略,有助于获取稳定的能源、铁矿石等战略资源,提升我國经济安全。

二、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直接投资现状

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直接投资起步较晚,迟至2007年才開始大規模直接投資。但在過去的10多年间,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OFDI一直保持了較快的增長速度,呈現出如下特點:

1. 持續快速增長趨勢

从流量看,据《中國对外直接投资公报》統計, 2003年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64个國家OFDI流量僅2.02億美元,2015年飙升到189.3億美元,同比增長38.6%年均增速高達46.0%,比同期中國OFDI總流量年均38.8%的增速快7.2个百分点,占中國OFDI總流量的比例也從 7.1%上升至 13%。從存量看,2003年,我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的直接投资存量为13.2億美元,占我國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4%2015年,這一指標飙升爲1156.8億美元,占中國对外直接投资总存量的10.5%2003-2015年,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64个國家投资存量年均增速高達45.2%,比同期中國对外直接投资总存量的增速快11.4個百分點。

2. 近鄰化分布趨勢

近些年,我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投资在空间分布上,呈现出先近后远的特征。按照规模大小,目前我國对外直接投资最集中地区依次为東南亞、北亚(俄羅斯和蒙古)、中東、中亞和南亞,除中東地区外,均为我國邻國。其中東盟10國是我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直接投资最集中的地区(詳見表1和表2)。

3. 集聚化趨勢

從空間分布來看,中國在“一带一路”沿线國家OFDI金额有明显集聚化趨勢。截至2015年,有15个國家承接我國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超过20億美元。據此,作者计算了首位國家集中度等指标(詳見表3)。结果发现,无论是首位國家集中度、前3名國家集中度、前5名國家集中度,还是前10名、前15名國家集中度都基本随着时间序列的推进,呈现出比较明显的集聚化趨勢。

1 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投资流量分地区对比

單位:億美元

年份

東南亞

俄羅斯和蒙古

中東

中亞

南亞

加入欧盟的中東欧國家

其它前苏联东欧國家

“一路一帶”沿線地區彙總

2003

1.2

0.4

0.2

0.1

0.1

0.1

0

2.0

2004

2.0

1.2

0.4

0.1

0.1

0

0.1

3.8

2005

1.6

2.6

1.2

1.1

0.2

0.1

0

6.7

2006

3.4

5.3

2.6

0.8

-0.5

0.2

0.1

11.9

2007

9.7

6.7

2.5

3.8

9.4

0.3

0.1

32.5

2008

24.8

6.3

2.1

6.5

5.0

0.4

0.1

45.3

2009

27.0

6.2

7.3

3.5

0.8

0.4

0.1

45.3

2010

44.0

7.6

11.0

5.8

4.2

4.2

0.6

77.4

2011

59.0

11.7

13.4

4.5

9.1

1.3

0.3

99.3

2012

61.0

16.9

14.5

33.8

4.4

1.5

1.2

133.2

2013

72.7

14.1

21.5

11.0

4.6

0.9

1.5

126.4

2014

78.2

11.4

21.2

5.5

15.2

1.9

3.2

136.6

2015

146.4

29.4

22.7

-23.3

11.5

1.5

1.1

189.3

資料來源:中國对外直接投资公报

 

2 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投资存量分地区对比

單位:億美元

年份

東南亞

俄羅斯和蒙古

中東

中亞

南亞

加入欧盟的前苏联东欧國家

其它前苏联东欧國家

“一路一帶”沿線地區彙總

2003

5.9

0.8

5.2

0.4

0.5

0.4

0

13.2

2004

9.7

2.0

5.9

0.7

0.6

0.4

0.1

19.5

2005

12.6

6.0

8.6

3.3

2.6

0.7

0.4

33.9

2006

17.6

12.4

12.3

4.5

2.3

2.4

0.6

52.0

2007

39.5

20.2

11.4

8.8

12.5

2.9

0.8

96.1

2008

64.9

27.3

15.0

19.4

17.4

3.4

1.0

148.4

2009

95.8

34.6

23.0

22.6

19.5

3.97

1.3

200.7

2010

143.6

42.2

38.5

29.2

26.3

8.37

2.1

290.3

2011

214.7

56.5

53.2

40.3

35.5

9.9

2.2

412.3

2012

282.5

78.4

69.7

78.2

42.2

13.2

3.4

567.6

2013

356.8

109.4

87.2

88.9

58.1

14.0

5.8

720.2

2014

476.5

124.6

113.0

100.9

83.3

16.5

9.8

924.6

2015

628.2

177.8

143.8

80.9

94.8

19.1

12.2

1156.8

資料來源:中國对外直接投资公报

3 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直接投资集中度”

單位:%

年份

1名集中度

3名集中度

5名集中度

10名集中度

15名集中度

2003

12.5

21.3

23.5

33.3

56.2

2004

12.0

24.6

26.6

36.8

63.7

2005

9.6

27.5

35.7

48.9

71.0

2006

9.0

31.2

38.4

49.6

70.2

2007

15.0

36.9

46.4

65.7

82.1

2008

22.5

38.5

50.0

69.0

82.7

2009

24.2

39.3

49.5

67.8

80.7

2010

20.9

34.5

42.9

64.1

78.7

2011

25.7

38.9

49.0

68.2

81.9

2012

21.8

35.9

50.3

68.2

82.3

2013

20.5

37.5

51.0

68.7

83.8

2014

22.3

39.1

52.1

70.1

84.3

2015

27.6

46.8

55.4

73.0

85.4

資料來源:中國对外直接投资公报

4.东道國排名变化大,与大宗商品价格涨落保持一致性的顺周期性趋势

近年来,我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的投资还出现了东道國年度排名变化比较大,与大宗商品价格涨落保持较明显一致性等顺经济周期性特征(详见圖1)。從流量上看,2014年有10个國家承接我國对外直接投资流量超过了5億美元,但在2015年,只有8个國家超过了5億美元,除新加坡、俄羅斯、印尼、阿聯酋和老撾5國外,巴基斯坦、泰國、伊朗、馬來西亞和蒙古5國直接出局,新增了印度、土耳其、越南3國。而资源丰富的中亞、北亚和西亚地区,近年来随着大宗商品价格走软,已经变成了我國主要的撤资地区,其中哈薩克斯坦撤资25.1億美元,伊朗撤资5.5億美元,分别名列我國总撤资榜的第2位和第4位。这表明我國对外直接投资具有非常明显的顺周期性,这种结构并不利于我國在“一带一路”沿线國家获取稳定的资源供给。從存量看,东道國排名也显现出明显的变化。2015年,承接我國OFDI存量累計超過40亿美元的國家一共有8個,依次是:新加坡、俄羅斯、印尼、哈薩克斯坦、老撾、阿聯酋、緬甸、巴基斯坦。其中,阿聯酋進步最大,從第14位前進到了第6位;蒙古則退步最大,從第7位退到了第10位;哈薩克斯坦雖然只從第3位退到了第4位,但對其投資存量大幅下降了32.4%(詳見表4)。

4  2003-2015年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投资流量和存量最多的10

單位:億美元

排序

流量

存量

國家

2003

2015

絲路信息指數及排名

國家

2003

2015

絲路信息指數及排名

No.1

新加坡

-0.1

104.5

7.051

新加坡

1.6

319.8

7.051

No.2

俄羅斯

0.3

29.6

5.965

俄羅斯

0.6

140.2

5.965

No.3

印尼

0.3

14.5

4.6931

印尼

0.5

81.3

4.6931

No.4

阿聯酋

0.1

12.7

5.412

哈薩克斯坦

0.2

51.0

5.638

No.5

印度

0

7.1

4.6234

老撾

0.1

48.4

3.1762

No.6

土耳其

0

6.3

4.924

阿聯酋

0.3

46.0

5.412

No.7

越南

0.1

5.3

5.2217

緬甸

0.1

42.6

3.6853

No.8

老撾

0

5.2

3.1762

巴基斯坦

0.3

40.4

3.9546

No.9

馬來西亞

0

4.9

6.114

印度

0

37.7

4.6234

No.10

柬埔寨

0.2

4.2

3.2960

蒙古

0.1

37.6

4.5935

資料來源:中國对外直接投资公报,中國电子科学研究院

說明:2003年中國对新加坡直接投资表现为净撤资,为了对应分析,中國对该國直接投资流量增速截取的时间段是2004-2015年。

1  中國对蒙古、中亞和中東地区直接投资增速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圖

5. 産業多元化和升級化趨勢

近十年以来,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投资的行业结构呈现多元化和升级化趋势。从三次产业角度划分,我國直接投资主要分布在農業、能源、金屬、化學、其他工業和公用事業等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占比虽仅15.6%,但其占比不斷提升。其中2005-2011年,第三産業占比平均爲7.6%2012-2016年上半年,第三産業占比升至24.9%2012年和2016年上半年占比還分別升至34.2%35.1%,産業升級特征明顯。如表5所示,中國投资是先从能源、化學等行业起步,2006年開始擴展到農業、金屬、交通、地産等行業,2007-2009年又拓展至科技教育、金融等更高技術含量行業,2012-2013年開始涉足娛樂和旅遊等服務業,2015年以後還涉足公用事業,呈現出從資源導向到資金密集型行業,進而升級到高科技和現代服務業的發展趨勢。

5  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投资各行业占比情况

單位:%

年份

能源

金屬

交通

農業

化學

公用事業

地産

科技教育

金融

旅遊

娛樂

其他工業

2005

93.1

 

 

 

6.9

 

 

 

 

 

 

 

2006

64.3

10.1

10.4

 

 

 

13.9

 

 

 

 

1.3

2007

26.7

60.6

2.0

 

4.6

 

 

6.1

 

 

 

 

2008

77.8

17.9

2.7

1.7

 

 

 

 

 

 

 

 

2009

85.6

3.6

2.6

 

 

 

 

2.7

2.9

 

 

2.6

2010

29.3

18.9

0.0

14.0

18.3

 

15.5

2.9

 

 

 

1.0

2011

59.0

14.1

7.4

0.5

9.9

 

8.7

 

0.5

 

 

 

2012

39.9

18.8

5.7

 

 

 

16.3

9.8

6.5

 

1.6

1.5

2013

59.8

7.6

7.3

7.3

0.4

 

10.9

1.9

0.7

1.6

 

2.6

2014

51.2

7.5

7.8

9.9

3.5

 

3.2

10.4

2.0

 

 

4.4

2015

44.6

6.6

17.1

1.4

 

2.4

3.9

11.0

5.5

 

 

7.4

2016

42.7

 

20.9

 

 

1.3

6.0

9.5

10.7

1.7

7.2

 

合計

55.6

11.6

8.2

3.2

2.8

0.5

6.8

5.1

2.7

0.3

0.5

2.5

資料來源:The Heritage Foundation

說明:2016年只有上半年數據。

总体来讲,“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目前还不是我國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对象,中國对其投资尚比较有限。目前中國对“一带一路”投资主要流向有较稳定合作机制的周边國家,例如中國东盟自贸区中的新加坡、印尼、緬甸和老撾等國,上海合作组织中的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等成员國及印度、巴基斯坦、蒙古等观察员國。值得提到的是,近年来中國对老撾、緬甸、柬埔寨和蒙古等欠发达邻國的直接投资有了较大增长,但对经济发展水平更高、制度环境也更为稳健的东欧诸國以及东盟中的馬來西亞、泰國直接投资的重视程度则明显不够。当然,由于近年来主权纠纷,中國对菲律宾、越南的直接投资也不多。

三、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直接投资中存在的问题

    鑒于“一带一路”沿线國家多处地缘政治敏感区和风险集中带,这使得我國OFDI面臨的問題比較多,具體說來,主要表現在:

1.空间分布不合理,大多数东道國投资环境不好

鑒于中國OFDI有近邻化趋势,而这些國家投资环境却大多不太理想。根据中國电子科学研究院2016年所编制的“丝路信息化指数”,“一带一路”國家总体得分均不高,其中得分最高的为新加坡,评分为7.05;排名最低的國家为不丹,评分仅为2.93(詳見表4)。从地区分布来看,中東欧國家信息化投资环境最为成熟,平均得分在4.88分,但我國对其投资非常少。東南亞居其次,平均得分4.81,是我國对外投资分布最多的地区。独联体國家平均得分排名第三,但除俄羅斯外,我國对其直接投资都不多。中東和中亞國家虽普遍在能源资源方面具有强大保障能力,也是我國直接投资分布较集中的地区,但其平均得分分别为4.474.03。南亞國家平均值仅为3.62,大多数國家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非常薄弱,但近几年我國对其投资却增长很快。很显然,中國OFDI這種空間布局不是太好,有重構必要。

2.對外直接投資行業集中,投資失敗案件比較高

长期以来,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OFDI的行业分布一直比较集中(詳見表5。據Merger market數據,在2005年至20166月这段时间内,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跨國并购的行业分类数据中,排名前五名的行业分别是能源(占比55.6%)、金屬开采及冶炼业(占比11.6%)、交通制造業(占比8.2%)、地産业(占比6.8%),表現出非常明顯的資源尋求型特征,資源類並購占比67.2%虽然近年来,中國对“一带一路”國家投资已经开始多元化,但总体尚未形成规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行业结构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通过OFDI,中國获得了大量的资源补给,缓解了我國经济高速增长导致的资源不足问题;另一方面,便利资源的获得,也会弱化國内产业结构升级的动力。随着近些年美联储不断加息和中國经济进入新常态,國际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明显下滑,这不仅使相关产业投资不断萎缩,也使东道國对我國资本的疑虑不断加重,中國OFDI风险不断累积。據Heritage Fundation統計,從2005年至2016年上半年,中國对“一带一路”國家投资失败案件51宗,失敗金額686.8億美元,明显高于其他地区占比。其中能源業投資失敗占比69.5%;金屬业占比9.2%;而且從年度數據看,這些行業的投資失敗事件出現最爲頻繁。

3.“走出去”企业多为國有企业,而且主要是央企

目前“一帶一路”建設仍處于初期階段,以“道路聯通”,即基建、運輸等項目爲主。但從投資規模來看,央企是中國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开展投资的主力军,地方企业和民营企业只能发挥补充性作用。據Heritage Foundation統計,截至2016 年上半年,央企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大型项目投资的存量为1333.1億美元,占中國对“一带一路”大型项目投资总量的69.3%与那些具备丰富投资经验的跨國公司和开发银行相比,中國企业甄别有利可圖的项目和控制风险的能力更差。随着海外基础设施贷款迅速增加,由于信息披露较慢,还款期更长,这些投资未来可能会为中國金融体系带来新一轮资产质量问题。

4培育競爭對手,可能導致産業“空心化”

长期以来,中國企业由于缺乏管理、技术、品牌和渠道等竞争优势,面对日趋激烈的國际市场竞争時,只是一味依赖國内的低成本劳动力优势。因此,在对外直接投资过程中,就比较容易培养竞争对手,导致國内相关产业出现“空心化”现象。例如纺织业,随着我國对越南、印度投资力度的加大,当地兴起的相关竞争企业越来越多,这些发展中國家企业在美國等第三市场的份额越来越高,进而导致我國纺织产业竞争优势不断下降,甚至导致一定程度的产业空心化。类似的行业还有家电、箱包等行业。

四、成因分析

1.“走出去”企業重視政績考核,不重視投資的經濟效益

鑒于國有企业进行OFDI時,几乎可以无限制地从國有银行获取资金,这就决定了其在对外直接投资中过于追求政治和社会效益,而不注重经济效益。同时由于管理粗放,跨國经营人才不足,结果往往导致投资高估,甚至失败。例如201512月,中國石化集团出资13.38亿美元收购俄羅斯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學和天然气公司(Sibur)10%的股份,而此前2014年依據諾瓦泰克公司股權收購價格所做出的市場預估,Sibur的市值不過爲100億美元。又如20144月,俄羅斯第二大石油公司卢克石油公司(OAO Lukoil)與中石化簽署了一項購銷協議,涉及向中石化出售裏海投資資源有限公司(Caspian Investment Resources,縮寫爲CIR)公司50%股權。這宗交易總額12億美元。之后因國际訄D郾┑惺芫脑迹20152月,卢克石油将该宗收购案提交伦敦國际仲裁庭。

2.目标國投资环境复杂,投资风险大

亞歐大陸曆來爲兵家必爭之地。在“一帶一路”沿線64國中,不少是战乱國家,“三股势力”活动非常猖獗,呈现多文明交汇、多力量交织、安全形势复杂等特点。这就导致“一带一路”沿线部分國家政治风险偏高,市场秩序混乱,中國企业和人员极易成为恐怖分子跨越边境进行攻击的对象。而发展中國家和不发达國家往往由于國内政局不稳、法律体系不健全,这就大大增加了中國企业在长周期中创建企业和经营企业的风险。

3.政治博弈加劇,經濟民族主義上升

当前國际形势错综复杂,世界经济进入深度调整期,大國地缘政治加剧博弈的态势不减,经济民族主义上升。俄羅斯向来视亚欧大陆为自己的禁脔,每隔几年就会对中國企业进行一番打压排挤。印度等國也提出了自己的“南方丝绸之路”建设行动,试圖加强對海上戰略要道、重要港口的准入權、控制權。美國也提出了“亞太地區再平衡”戰略(Bernanke2005),企圖从國际治理秩序上排挤“一带一路”建设。

4.投資預判不足,責任心缺乏,應對風險能力不足

当前中國企业“走出去”还处在初级阶段,國家支持手段不多,同时许多國企和决策者责任心不强,预研不充分,一味压价“抢单”,片面将中标、签约当做衡量自身政绩的标准,对投资风险视而不见,最终导致“问题项目”泛滥。这就导致中國企业辨别和防范风险能力不足,应对复杂的國际事务协调能力与成熟经验匮乏。例如2010年中鐵建在沙特麥加輕軌項目中因成本計算失誤等原因,導致至少42億元的損失。又如201310月中石化与俄羅斯石油天然气集团(Rosneft)簽署的預付款出口合同備忘錄。根據該備忘錄,未來10年中石化將以每桶116美元得價格向ROsneft每年進口原油1000萬噸,合同總值850億美元。结果合同签署不到10个月,國际原訄D鄹窬统鱿至吮┑较衷谝膊还50美元/桶。

五、應對策略

1.利用國际合作高峰论坛,向“一带一路”沿线國家加大宣传和解释力度

20175月,中國在北京主办了首届“一带一路”國际合作高峰论坛,之后每两年都会举办一次相关论坛。为此,社会各界应抓住这种契机,加快向“一带一路”沿线國家宣传与解释“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和合作领域,化解其误解和疑虑,增进共识和互信,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相关语种人才的培养力度,鼓励行业协会在“一带一路”沿线國家设立分支机构,深化國内社会各界对“一带一路”國家的國情认识。

2.发挥國际金融中心中介作用,加快双边投资协定签署,化解投资风险

中國应充分发挥香港、新加坡等國际金融中心的中介服务功能和平台作用,缓解中國企业的海外投资风险。同時,中國政府还应积极与“一带一路”沿线國家修改和签订双边投资协定,支持中國企业在海外依法维权,要求所在國的政府和法律公正、透明地保护中國企业的合法权益。

3.構建海外投資風險監控體系和促進機構,推動民營企業“走出去”

中國应加快构建中國对外投资國家风险评级、预警和管理体系,为國内企业降低海外投资风险、提高海外投资成功率提供参考。同时还应借鉴发达國际的成功经验,尽快成立海外投资促进机构和担保机构,推动民营企业“走出去”。毕竟推动民营企业走出國门才是我國“一带一路”倡议能否成功实施的基本保证,因为民营企业在对外直接投资時,更注重经济效益,成功概率更大,推动的创新创业更多。

4.在對外直接投資方式選擇上,要尋求多元的合作方式

我國企业在OFDI方式的选择上应借鉴发达國家的成功经验,对发展中國家采用独资、合资、合作、非股权的技术转让、委托加工等多种形式并存,以新建和购并相结合的方式进入市场;对发达國家投资多采用购并、合资、增持股权等形式进入市场。例如中國石油天然气集团,利用自己多年来在阿聯酋阿布扎比原油管道建设中积累的人脉、建设优势,不惜和道达尔、BP、日本國际石油开发株式会社和韩國GS能源公司等众多竞争对手联手竞购,携手國内民营企业华信集团,经过三年艰苦谈判,20172月以26.8億美元價格入股阿布紮比陸上石油公司(ADCO40%的股權,其中中方占12%,并成功打破了阿聯酋此前一直将单一國际合作伙伴占股规模限制在10%的規定。

5.企業對外投資要善于把握時機,著力整合

國际投资成功与否既取决于投资标的估价高低,也往往取决于并购后的企业芊窠幸滴瘛⒅贫取⑽幕确矫娴整合。因此企业对外直接投资要善于把握时机,待机而动,避免“抄底”和“投机”心态。从2009年至2012年,山东重工潍柴集团先后收购了法國博杜安公司、意大利法拉帝公司、德國凯傲集团及林德液压等公司,之后经过艰难的磨合,逐步在印度、緬甸、埃塞俄比亚和白俄羅斯等國家设立了发动机生产基地,在新加坡、俄羅斯、阿聯酋、土耳其等國家设立了贸易公司,在德國、意大利、法國、美國设立了全球运营中心,构建了覆盖全球的國际生产、营销和服务网络,产品销往全球150多个國家和地区,海外收入占比近五成,对“一带一路”沿线國家相关出口占公司出口总量的90%以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