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app

咨詢投訴

工作報告

關于我們

商务部12335一站式服务平台利用12335热线(35 谐音商务)、网络(mhomupe.com)、线下活动等渠道免费爲我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信息咨询、企业在境外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投诉、人才培育基地建设、小微企业创业支持等一站式服务。

聯系方式

電話:010-12335
郵箱:mhomupe.com
網址:mhomupe.com

在線調查

您对本网站的内容服务设置是否满意?需要作出哪些改进?欢迎通过上述聯系方式向我们提出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

2019-04-15

當前位置:中國外經貿企業服務網 > 案例精選
?

載貨船舶不當繞航致損爭議案評析

2018-11-07 11:03:12  来源:外贸发展局
 

一、案情簡介

賣方浙江A公司20119月2日、9月19日分別委托上海B貨代公司辦理30個海運集裝箱某化工産品,出口貨物海運委托單Shipping Order)上約定不允許分批裝運9月19日、9月27日,承運人C航運公司簽發1123311234號提單,提單記載的裝運港Port of Loading)中國上海港,卸貨港澳大利亞悉尼港。

 C航運公司本應直航將貨物运至目的港卸货,但却中途返回装货港上海港,发生了不合理繞航。直至10月22日C航運公司才再次委托中远集装箱運輸有限公司开始分5批裝運該批貨物。上海B貨代公司违反了货运代理合同有关貨物不允许分批裝運的约定,在发生分批裝運以及繞航的事实后,未尽到合理告知义务。因此浙江A公司认爲,C航運公司和B貨代公司均應对其承擔賠償责任。

由于C航運公司和B貨代公司的违约及过错行爲,导致貨物到港日期比正常日期延迟了近2个月。賣方浙江A公司已经賠償收貨人澳大利亞X公司在当地实施替代购买同类貨物而多付的费用差价6万美元,另承诺將在随后的订单中扣除2万美元,A公司一共损失8万美元。D航運公司于2012年4月將C航運公司兼並,因此浙江A公司认爲,D航運公司同样應当承擔连带的賠償责任。

上海E货代公司是上海B貨代公司的上级具有法人资格的主体,也被浙江A公司列爲共同被告。浙江A公司請求海事法院判令以上4被告賠償A公司經濟損失80000美元。

C航運公司和D航運公司辯稱:1)浙江A公司沒有訴權,該公司以無效的權益轉讓書主張訴權沒有依據,收貨人澳大利亞X公司向浙江A公司轉讓的是債權而非索賠權,收貨人澳大利亞X公司自身的索賠權在其收到貨物後已經消滅,澳大利亞X公司從未將該轉讓通知C航運公司和D航運公司2)不構成遲延交付,且已過法定的收貨人索賠期限;3)不构成不合理繞航,繞航應以不合理及承運人故意爲要件,繞航是指船舶而非貨物,C航運公司提供的是班輪運輸服务,班輪運輸不可能發生繞航問題;4)浙江A公司所受損失屬于貿易合同項下的損失,涉案貨物運輸而言,浙江A公司並无損失,金额至多爲6萬美元;5)C航運公司和D航運公司並非实际承運人,本案運輸可能由实际承運人(中遠集裝箱運輸有限公司)造成的損失不應由C航運公司和D航運公司承擔;6)承運人有權享受提单項下的賠償責任限制。D航運公司另有答辯意見认爲其只是收购C航運公司的公司股份,C航運公司仍是獨立法人,本案訴訟與D航運公司無關。

上海B貨代公司和上海E货代公司辯稱:他們與浙江A公司之間是貨運代理合同關系,作爲货运代理人的义务已履行完毕本案爲運輸合同纠纷,作爲货运代理,不應承擔責任其他答辯意見與C航運公司和D航運公司相同

海事法院經審理查明:

20119月7日、9月19日,浙江A公司兩次委托C航運公司分别辦理20個集裝箱10個集裝箱某化工商品上海港運往悉尼港的出運事宜。

2011年9月19日、9月27日,上述30個集裝箱的貨物分別裝上載貨班輪上海B貨代公司簽發了两票提单,两票提单均记载裝運港中国上海港,卸貨港悉尼港,收貨人澳大利亞X公司。

2011年10月22日起,中远集装箱運輸有限公司前后簽發五票提单,涵盖本案合同項下的30個集裝箱貨物,集裝箱號碼浙江A公司分別于20119月19日、2011年9月27日托运的30个集装箱號碼一致。

2011年12月5日,浙江A公司C航運公司發出索賠函,要求賠償貨物延遲到港的損失。C航運公司回函拒絕。

2011年12月25日,浙江A公司與涉案貨物收货人澳大利亞X公司達成賠償協議,浙江A公司以在隨後的買賣合同中每公噸貨物售價扣減25美元的方式,賠償澳大利亞X公司因貨物未按期到達当地紧急购入同类替代貨物而发生的差价損失,以及相應的運費、稅費等損失一共80000美元。20127月浙江A公司已通過上述方式賠償澳大利亞X公司60000美元。C航運公司和上海B貨代公司絕賠償浙江A公司的損失。

 海事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107條、第113條第1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49條、第71條之規定,判決C航運公司賠償浙江A公司60000美元。同時,駁回浙江A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案情簡析

就本案争议而言,双方之间的争议焦点有二,第一、承運人在貨物運輸過程中是否存在不合理繞航?第二、浙江A公司作爲托運人,在收貨人澳大利亞X公司提货后,是否还具备对承運人C航運公司和D航運公司的诉权?

第一、承運人在貨物運輸過程中是否存在不合理繞航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49条是判断承運人是否繞航以及是否承擔法律責任的基本依據。本案中,承運人和托運人双方均认可在起運港與目的港之间没有直达船舶,在此情况下,承運人簽發全程提单后,其“不得进行不合理繞航”的運輸合同責任範圍就包括了合理安排轉運港和轉運船舶。

但實際上,承運人C航運公司在簽發提单后上海港出運貨物進行轉運,時隔一個多月之後又將貨物交由中远集装箱運輸有限公司再次自上海港出運。雖然無法查清貨物第一次運出上海港後到達哪些港口,但C航運公司確實在將貨物出運後又運回裝貨港,隨後再次安排出運,新簽發的提單中起運港目的港等信息與原始提单均相同。貨物在承運人C航運公司的安排下進行重複航線的運輸這是個事實。在承運人不能证明属于这一繞航属于法律所允许的合理繞航的情况下,該運輸行爲构成不合理繞航。

案件審理過程中,C航運公司否認存在不合理繞航主張不應承擔責任理由有三:1)涉案船舶均爲集装箱班轮,航线固定,不可能构成繞航;2)繞航是指船舶繞航,而非貨物繞航;3)C航運公司不具备不合理繞航的主觀故意。上述主張均不能成立理由是:(1)所謂班輪運輸可能构成繞航,仅應适用于班轮在起運港和目的港之间的貨物運輸。本案中,起運港和目的港之间並无直达班轮,即使转运中的各班轮均未繞航,運輸貨物的航线也因承運人的安排存在往返重复,承運人的这一安排是不合理的,構成不合理繞航;(2)我國海商法第49條規定承運人應当按照合理航线將貨物運往卸货港,這一規定並未將繞航限于船舶。承運人履行運輸合同義務的對象是貨物,雖然貨物必須以船舶爲承载工具,但承運人有关“繞航是指船舶繞航而非貨物繞航”的理解是不符合上述法規精神的。該法條中的“航线”應当理解爲承载貨物的船舶经行的路线。涉案貨物在经过往返几个航次的運輸后,相关载货船舶经行的路线必然重复,已经构成繞航;(3)所謂承運人的主觀故意應当是衷擏知航线不合理而爲之的主观状态。本案中,在承運人C航運公司第一次本案合同項下貨物运离上海港時主观上可能並无繞航的故意,但其决定將貨物运回上海港時,必然已经处于“明知航线不合理而爲之”的状态。因爲,按照合理的转运安排,起運港後的下一港應当是可以安排直达目的港運輸的转运港,如果貨物离开上海港後到達的港口无法尽快实现转运,則承運人至少應当寻找另外的转运港以便安排到達目的港的船舶。承運人將貨物运回上海港的行爲,必然导致增加转运次数,对此,承運人存在主观上的故意。

有关承運人迟延交付问题,需要說明的是,C航運公司的行爲並不构成法定意义的迟延交付。在浙江A公司的訴請中,理由之一是C航運公司迟延交付貨物,但这一理由並不能成立。根据我國海商法第40條第1款的規定,貨物未能在明確约定的时间内在约定的卸货港交付的,爲迟延交付。本案中托運人與承運人並未约定明確的到港時间,因此,不符合遲延交付的法定要件。實際上,在海上貨物運輸实务中,承運人很少會主动对到港時间作出承诺,即便托運人特別要求在提單中明確規定到港時间,也很难得到承運人的同意

第二、浙江A公司作爲托運人,在收貨人澳大利亞X公司提货后,是否还具备对承運人C航運公司和D航運公司的诉权?

一般而言,即便在收货人提取貨物后,托運人與承運人之间的海上貨物運輸合同关系仍然存在。至于托運人是否有權向承運人提起诉讼,應根据诉请权利的基础进行判断。

曾刊載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報》的海南通连船务公司與五矿国际有色金属贸易公司海上貨物運輸纠纷再审案的案例中,托運人在賠償收货人后以承運人错误卸货爲由,基于海上貨物運輸合同提起诉讼。該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爲在五矿公司通融赔付收货人且收货人未將提单所证明的運輸合同項下对承運人的索赔权转让给五矿公司的情况下,五矿公司对提单項下的貨物已不再具有任何权利,最终驳回了五矿公司的起诉。

但就本案而言,與上述案件存在两点不同,分别是:(1)南通船务與五矿公司案件的損失,是承運人错误交货、貨物品质降低造成的,是提单項下貨物的損失。基于提单項下貨物的索赔,在收货人提取貨物托運人已经收到全部货款的情况下,托運人对提单項下的貨物不再具有任何权利。本案的损失是承運人C航運公司繞航致使迟延交货,由此導致托運人浙江A公司違反貿易合同,不得不對收貨人澳大利亞X公司实施替代性购入同类貨物的差价和运费等項支出做出賠償,從而使得A公司蒙受損失。损失並非基于提单項下的貨物,因此托運人的诉权並不因收货人提货的事实而消灭;(2)南通船务與五矿公司有色案件中,五矿公司並未取得收货人就提单項下貨物向承運人的索赔权的转让。但在本案中,托運人浙江A公司取得了收貨人澳大利亞X公司关于向承運人索赔权利的转让。虽然索赔权能否转让是一个尚存争议的问题,但具备了这样的证据,至少可以确保承運人不会受到多方索赔。

承運人在履行海上貨物運輸合同过程中,違反法定或約定的義務,應当承擔相應的民事责任。但在收货人介入合同关系后,應当对托運人的权利设置一定的限制,以确保承運人不因某一行爲受到多方索赔。在收货人提取貨物后,有權就提单項下貨物向承運人索赔的主体首先是收货人,如果收货人向承運人明示將索赔权利转让给托運人,可以认爲其退出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的索赔,托運人可以自己的名义向承運人提起诉讼就如同本案浙江A公司的情況那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