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app

咨詢投訴

工作報告

關于我們

商务部12335一站式服务平台利用12335热线(35 谐音商务)、网络(mhomupe.com)、线下活动等渠道免费为我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信息咨询、企业在境外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投诉、人才培育基地建设、小微企业创业支持等一站式服务。

聯系方式

電話:010-12335
郵箱:mhomupe.com
網址:mhomupe.com

在線調查

您对本网站的内容服务设置是否满意?需要作出哪些改进?欢迎通过上述聯系方式向我们提出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

2019-04-15

當前位置:中國外經貿企業服務網 > 案例精選
?

進口商品品質缺陷爭議案評析

2018-11-01 10:59:05  来源:外贸发展局
 

一、案情簡介

20151117日,甯波A公司(以下簡稱A公司)作爲買方,與台灣居民劉先生以美國B公司(以下簡稱B公司)的名義簽定了一份國際貨物買賣合同,約定由A公司向B公司購買X商品15噸,單價爲USD14000,合同總價爲CFR Chinese port USD210000。合同還規定X商品的合格率應不低于85%,貨款支付方式爲信用證。

合同簽訂後,甯波A公司于2015122日在中國銀行甯波分行開立了以B公司爲受益人的信用證,後應劉的要求,又分別于20151210日,201615日、2016110日對信用證進行了修改,最終確定交貨數量爲12噸,最遲裝運期爲201623日。

合同貨物于201623日自美國長灘裝船,A公司于201625日向平安保險公司就合同貨物投保了一切險及戰爭險。201635日貨物到達甯波港,319辦理提貨並存入保稅倉庫。2016223日,A公司對外承付貨款(依據A公司與國內實際用戶的代理進口協議,由國內用戶支付開證定金人民幣20000元,A公司負責開立信用證並墊付貨款)。

貨物進入保稅倉庫後,A公司即報CIQ檢驗。經甯波CIQ檢驗,發現該批X商品的合格率僅有10%左右,遠低于合同約定的85%的標准。爲慎重起見,A公司又反複檢驗多次,並于2016330日寄出樣品給美國B公司,B公司收到品質樣品後,亦承認檢驗結果顯示貨物質量與合同約定不符。隨後A公司又按甯波CIQ的意見,將樣品送至上海CIQ做了進一步檢驗,上海CIQ2016527日出具檢驗報告,最終結果平均合格率爲6.6%

在甯波CIQ做第一次檢驗之後,A公司便通過劉先生通知B公司貨物檢驗結果不符合合同約定,並提出了解決方案。隨後A公司又通過劉先生多次致函B公司,提出退貨及索賠要求。但B公司卻予以拒絕,理由是:貨物致損可能是由于運輸途中遭受太平洋厄爾尼諾風暴侵襲,致使航程延誤數日,同時造成裝貨集裝箱受日光曝曬時間延長,箱內溫度升高導致貨物熱損等等。

雙方談判無果,A公司遂依據合同中的仲裁條款向某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要求裁定向B公司退回全部貨物,並要求B公司退還已支付的全部貨款,並賠償貨款利息、倉儲費、保險費、預期利潤等損失,承擔案件的仲裁費、律師費及其它實際支出費用。但B公司認爲,其不應承擔由于貨物裝船後的事故所引起的貨物滅失或損壞的風險和額外費用,請求仲裁庭駁回A公司的仲裁請求,並向B公司賠償其在仲裁案件中所支出的合理費用。

二、案情簡析

在仲裁審理過程中,雙方圍繞著A公司與B公司的合同關系、仲裁管轄權及貨物品質缺陷的原因與責任等爭議焦點進行了辯論,仲裁庭依據書面材料和庭審查明的事實,權衡雙方的觀點,作出了相關分析。

(一)A公司與B公司的合同關系及仲裁管轄權問題

A公司認爲:本案合同是由A公司作爲買方,與劉先生以B公司名義(For and on behalf of B)作爲賣方通過傳真簽訂,A公司依據該合同開立了信用證,並根據B公司的要求對信用證進行了幾次修改,B公司于信用證規定的裝運期內交運了貨物並收取了貨款。換言之,B公司至少是用實際履行的方式接受了A公司的要約(開立信用證),並使合同生效。且雙方通過劉先生簽訂合同屬于雙方之間確立的習慣做法,對雙方均有約束力。因此,對方于20151117日通過劉先生簽定的合同爲有效合同,合同中訂明的仲裁條款對雙方均有約束力。

B公司認爲:(1A公司和B公司之間並未正式簽署合同,更不存在仲裁協議,仲裁委員會受理本案沒有依據,對本案沒有管轄權。B公司所依據的主要理由是:(1)本案合同由台灣劉先生簽署,而B公司從未授權劉先生代表其簽署任何文件,涉案合同存在的目的純粹是利用A公司開出信用證(利用A公司的資金開證)而已,B公司在沒有收到信用證之前,不會履行該訂單,B公司在201617日之前從未收到過本合同的正本或副本;(2)合同注明由刘先生在甯波签署,事实上,合同签订之时,刘先生并不在甯波;(3)合同上訂明裝運期必須在201512月底前,而貨物實際交運期爲201623日,這時合同已經過期失效;(4A公司依據《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第18條,基于雙方當事人之間確立的習慣做法或慣例認爲本案合同已經成立,沒有事實依據,這是因爲B公司在過去從未與A公司開展過業務,雙方之間未建立任何交易慣例或習慣;(5A公司知道B公司的通訊地址,卻不直接與B公司聯系,而是舍近求遠,多次通過劉先生轉達包括索賠函在內的信件,A公司從未與B公司進行過任何有關合同的直接溝通,B公司首次意識到A公司涉及此事是因爲A公司的名字顯示在信用證上,B公司根本沒有接受本案合同的各項條款,因而該合同不應解釋爲對B公司有約束力;(6)在A公司開給B公司的信用證上,並不包括仲裁條款。

關于A公司與B公司之間的合同關系是否成立的問題,仲裁庭認爲:台灣劉先生以B公司(賣方)代理人的身份簽署了本案合同,A公司依據合同申請開立了信用證,該信用證中列明了本案合同編號,並要求商業發票列明此合同編號,B公司依據此信用證和其後的修改發運了貨物並收取了貨款。依據上述事實可以認定,B公司知道劉先生以其名義簽署本案合同的事實。B公司不僅沒有向A公司否認對劉先生的授權,而且以交付貨物和收取貨款的行爲,確認了本案合同。因此,本案合同是A公司與B公司之間的有效合同,其所有條款,包括仲裁條款,對雙方都有約束力。對于劉先生簽署合同時的實際所在地,仲裁庭認爲並不影響合同載明的訂立地的法律意義,並據此裁定:仲裁委員會對本案合同爭議具有管轄權。

在確認本案合同關系是否有效成立之前,應首先明確本案爭議所適用的法律。本案合同沒有約定適用的法律,但鑒于A公司和B公司的營業地所在國中國和美國均爲1980年《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的成員國,在本案合同未排除適用該公約的情況下,本案爭議應當適用該《公約》的規定。至于《公約》沒有規定的事項,則因合同載明訂立于中國,並約定在中國仲裁,應當適用中國法律。

(二)關于货物品质缺陷的原因和责任

 B公司在答辯意見中認爲,即便雙方之間的合同成立,其也不應承擔貨物品質缺陷的責任,其理由是:(1)本案合同貨物實際上是A公司代國內用戶向B公司訂購,買方有權指定運輸方式。2015X商品價格急劇上升,此後,采用冷凍集裝箱運輸已成爲通行的運輸方式,據了解,劉先生在商討運輸方式時已向國內用戶建議過使用冷凍箱,但因冷凍箱的運輸費用高,國內用戶決定使用運價較低廉的幹貨集裝箱,並在合同中予以訂明。但用幹貨箱運載存在風險,如箱內溫度過高會使貨物合格率受到影響。實際經驗證明,超過攝氏30度的高溫,無論是偶然性抑或長時間運輸均會使貨物品質産生變化。B公司注意到,根據中遠的船期延誤通知,在此次運輸期間,裝載貨物的幹貨集裝箱曾受到高溫侵襲,並在運輸途中曾受台風影響而延誤數日,導致貨物暴露于高溫的時間延長。因此,貨物受損是由于A公司拒絕B公司建議的冷凍箱,而選擇幹貨箱運輸導致的結果,而且港口的變化和運輸時間超過預期,這均對貨物的適當處理帶來了危害。根據本案合同第15條,賣方不應對此不可抗力事件所造成的損失負責;(2)在業務中,買方A公司堅持要求賣方B公司在提單中,對交付的貨物使用不正確的品名描述,向承運人報稱産品名稱爲飼料,而飼料一般被認爲是廉價糧食,主要包括玉米、幹草或麥莖等,各主要船公司面對飼料這類貨物,通常都不會考慮給予載貨集裝箱以特別處理;(3)無論A公司還是其最終用戶向B公司訂購貨物時,從未要求爲此産品投保,根據《國際貿易術語解釋通則》,B公司也沒有義務爲貨物投保。B公司相信A公司會替貨物投保。産品在運輸途中受損,同時因A公司保險落空而無法得到賠償,這一責任不應由B公司承擔;(4B公司從事X商品的生産及包裝已有25年,在此期間曾經運輸過無數次該産品,此次一如既往地仔細處理並運出産品。發貨時,貨物處于完好狀態,通過了B公司的全部質量檢驗和管理程序。此外,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農業局檢驗了該批貨物,並頒發出口證書,證明貨物的質量符合出口要求。B公司收到A公司寄來的檢驗報告及貨物樣本,經仔細觀察及基本品質測試後,證明貨物合格率確實很低。經研究後的結論認爲,這是在運輸途中貨物受熱導致。因爲貨物表面依然幹燥及完整,從表面看貨物本身並非劣質。此外,在正常生産情況下,貨物只含有5-8%的水分,此次貨物在生産和運輸中均能達到合適的濕度水平,寄回的樣本也顯示濕度水平不變,證明産品損毀非因濕度過高而導致腐壞分解,導致貨損的原因只能是運輸途中的高溫以及幹貨箱不耐高溫所致。因此,B公司認爲在A公司尋求貨物質量瑕疵的救濟時,需承擔舉證責任,證明貨物損害確實是由于B公司原因引起,以及其所指控的貨物損害發生在B公司應負責的情況之下。否則,相關損失就應由A公司自行承擔。

綜上所述,B公司根據《國際貿易術語解釋通則》的規定,主張CFR條件下,B公司作爲賣方,不應承擔貨物越過裝運港船舷後發生的事件所引起的貨物損壞的風險和額外費用。

針對B公司的答辯意見,A公司提出了反駁,觀點如下:(1)國內最終用戶與A公司訂有代理進口協議,依據該協議,由A公司負責對外聯絡、簽署及執行合同,最終用戶無權也從未就本案交易(包括選擇及指定集裝箱及運輸方式在內)的各個細節進行對外聯絡。A公司證明,多年來中國口岸從美國進口X商品的季節大都在每年2-4月,在此期間,美國至中國航線的溫度不可能超過攝氏30度。以2010-1014年從美國港口出口到甯波港的X商品爲例,出口時間均在2-4月份,均使用普通幹貨箱運輸,品質穩定,沒有質量問題;(2)加工X商品需同時具備溫度和濕度兩方面條件,假使B公司提出的運輸途中的高溫成立,濕度條件不具備亦不會發生質量問題。B公司所稱産品遭受破壞是由使用幹貨貨櫃在運輸途中受到高溫照射所致以及只有冷凍箱才能避免貨物變質是不符合實際的;(3X商品在信用證中的品名描述爲飼料:X商品”,B公司在提單中,將品名直接報稱爲大類飼料,這是繕制出口裝運單據時的通常作法,A公司並不反對,且是B公司自主選擇。但B公司以此認爲承運人憑貨物描述爲飼料就不會對貨物作出妥善照管,是不符合航運慣例和航運實際的;(4A公司已就貨物投保,但經CIQ檢驗報告表明,該批貨物的合格率不符合合同要求,而保險公司也根據保險單除外責任的規定,拒絕就不符合合同約定的有品質缺陷的貨物做出賠償,也是解釋得通的,B公司理應就其根本違反合同承擔全部責任。    

仲裁庭在認定貨損原因及責任之前需要澄清的一個問題是,B公司以A公司可能沒有爲本案貨物保險作爲拒絕賠償的理由之一能否成立。仲裁庭認爲:本案合同約定的交易條件爲CFR,貨物裝船後,風險轉移給買方A公司。但是,爲貨物辦理保險不是買方對賣方的合同義務。是否投保,或者投保何種險別,應由買方自行決定。賣方B公司對本案貨物的缺陷是否應承擔責任,取決于所交貨物是否符合約定。若貨物在裝船以前已有品質缺陷,即使買方A公司辦理了相應保險,保險公司在向買方賠付後,仍有向賣方代位追償的權利。假使賣方B公司已經完全履行了合同義務,貨物品質合格,則貨物由于運輸過程中的風險而受損,買方無論是否投保均無權向賣方索賠。因此,A公司是否對本案貨物辦理了投保,不應作爲認定本案責任時需要考慮的因素。

運抵目的港的X商品的合格率大大低于合同約定的真實原因,是雙方爭議的焦點。仲裁庭審查了雙方提供的有關貨物質量及檢驗證書後認爲:賣方B公司提出美国加利福尼亚农业局检验了该批货物并颁发了出口证书,证明该批货物质量符合出口要求。经查,该出口证书仅能证明在美国没有牛瘟、口蹄疫等动物传染病,并不是針對本案货物品质的检验报告。在该证书的“附加聲明”中引述的B公司的陳述也不能證明本案貨物的合格率。因此,該出口證書不是X商品合格率的適當證明。另一方面,買方A公司提供的CIQ檢驗證書表明該貨物運抵目的港後的合格率不符合合同要求,但該證書未就合格率低下的原因發表意見,以致仲裁庭不能據以判斷該批貨物是否在裝船時就屬于不合格産品,還是運輸過程中的風險造成了貨物損壞。

在對雙方的舉證和各自的觀點進行權衡後,仲裁庭作出了如下分析:在CFR交易中,貨物在裝船以後的風險應由買方承擔。按照合同第14條的規定:貨物到達目的港後,如品質不符合合同約定,買方有權憑CIQ檢驗證書要求賣方換貨或賠償,但應由保險公司或船公司負責的除外。這是因爲,貨物到達目的港以後的檢驗結果不一定能作爲裝船時貨物狀況的肯定證據,非由于裝船時已存在的原因,而在裝船後發生的貨損,不應由賣方承擔責任。賣方B公司提出的有關貨物損壞的原因只能是運輸過程中的風險(包括使用幹貨箱、由于提供不正確的貨物名稱導致集裝箱被配載在易受日曬的位置、航程由于不可抗力而意外延長)所造成的箱內溫度升高這一主張,雖無確切的證據予以證明,但買方A公司未能提出合理理由排除由于裝船後的風險而使貨物受損的可能性。由于A公司無法證明貨物在裝船前已經受損,換言之,由于A公司無法拿出事實證據以證明自己的仲裁請求,因此,仲裁庭無法支持A公司的仲裁請求。據此,仲裁庭駁回了A公司的全部仲裁請求。

(三)幾點借鑒

基于上述分析,提出以下幾點借鑒:(1A公司在與國內用戶簽定及執行代理進口協議時,未按照相關規定,進行防範風險的規範操作。首先,A公司作爲進口代理,不應爲國內委托人墊付全部貨款,國內委托人只支付了20000元人民幣開證定金,這在承擔的風險、義務與享有的合同權利方面是不對等的。其次,本案交易本質上是爲利用A公司資金開證,而由國內用戶(委托人)自行洽外商而達成的。A公司對于交易過程中的各個環節是失控的,B公司在庭審中提出的國內用戶自行與外商談判,並自行選擇幹貨箱運輸方式,以及要求外商在提單中使用“飼料”這一商品名稱的事實,均對A公司排除運輸過程中的風險所致貨損,並要求B公司承擔貨損責任産生了不利影響;(2)雖然仲裁裁決認定本案合同有效成立,但A公司在簽約及執行過程中的行爲也不夠嚴謹。首先,對于台灣劉先生作爲賣方代理人的身份未作調查確認;其次,貨物抵港發現質量問題後,A公司仍通過劉先生向B公司提出索賠,而B公司也通過劉先生轉達對索賠的意見,以至于B公司在庭審中認爲A公司並未按約定向B公司提出書面索賠主張,即未履行行使索賠權的形式要求;(3A公司舉證不充分,未能排除因裝船後的風險使貨物受損的情形。雖然仲裁庭認爲不能排除運輸過程中發生貨物變質的可能性,但A公司並未就此喪失向保險公司進一步提出索賠的機會。另一方面,A公司在本案交易中是作为进口代理的身份,依据进口代理协议,和我国關于外贸代理的相关法律法规,货物的损失应当由最终用户即委托人承担,故A公司仍可尋求法律救濟手段向最終用戶提出賠償請求。


 

?